您的位置:首页 > 天?#28216;?#21270; > 文学作品 > 小说 > 正文
蜕 变

发布时间:2019-04-17 16:16:25    作者: 王发祥    来源:    【郧西周刊】   

汉水乡汉水村李大年老汉,近段时间大异于往常,胡子拉碴的老脸刮得趋青,灰白稀疏的?#39064;?#22836;洗得干干净净,板板正正地梳成大背头发型,平时脏兮兮的衣裳也洗得清清爽爽,乍一看像变了个人?#39057;摹R郧?#34091;头巴叽的老汉,这阵子?#32972;?#24971;着嗓子啍着让人脊梁骨发瘆的不成调的小曲儿,还时不常一个人在地头儿,抻着细长脖子闹一嗓子“二黄戏?#34180;?/span>

左右邻舍悄悄地在背后议论:“这老单身汉突发“老来俏”该不会是想和城里人一样赶时髦搞啥子“黄昏恋”吧!”议论归议论质朴善良的乡亲们见这老鳏夫一改往日的邋遢,也?#21152;?#34935;地替他高兴。

小麦播种完毕,虽?#28784;?#32463;进入“?#39029;?#26399;”,但农家无闲日,质朴勤劳的庄户人没?#23567;跋星?#26827;子落灯花”的雅趣。“人糊弄土地,土地会糊弄?#35828;?#32922;子”,这句放置历代皆准的农?#24050;?#35821;已融入庄稼?#35828;?#34880;脉。

闲不住的王祥树老汉,侍弄完地里农活正往家走时,碰到以往这季节都会双手笼着袖子闲逛的李大年,正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扛着锄头回家。就玩笑着打招呼:“老蔫儿,最近打扮得像作“送亲”?#39057;模?#36824;经常闹“二黄子戏”心情不错啊,捡欢喜蛋儿了吧??#34180;?#36865;亲”一般是指小辈出嫁时,娘家陪同姑娘出席婚礼的见证人。狡黠幽默的村民在同辈同龄人间,经常用来拐着弯地偷骂、取乐、调侃对?#20581;?#32769;汉挺了挺干瘪的胸脯“呵呵,电视里学的,瞎哼唧呗,有空来家看电视哟!“

“啥?你老龟孙也买电视啦?”祥树老汉凝惑地问道。

眼前这老?#19968;錚?#26089;年因为?#32922;?#32829;误了终身,如今和自己一样已快60的人了,无所追求的饱一顿饥一顿地混日子。前些年也曾托人想找个失了家的妇女成个家,几经碰壁后,也就彻底打消这种念头,抱着个“命该如此”的频唐想法,抱着个“挣钱不挣钱,混个肚儿圆”的念头得过且过地混光景。

村里邻居们家家都盖起新楼房,买了家用电器。祥树老汉几次喊他去家里看电视,这老龟孙虽眼羡?#28784;眩?#30830;始终克制着自?#36873;?#32769;狗日的还放话:“不去别人?#20063;?#30005;视看,丢不取那人哩…!”嗨!乡里乡亲的叫个啥子真儿哟。

“也没见你出去挣钱,几时买的电视机?大几千块钱哩!祥树好奇地问。

离吃饭时间还早,一块儿去我家里坐坐…”

见到邻居一脸茫然,自觉得尊严得到认可的李大年难掩兴奋,热情地邀约平时极少上门的邻居。这些年日子过得水不留舟,别说亲戚?#22303;?#37051;居也难得上趟门。出门一把锁,进门一把火,单身汉的光景哪能仅仅用一句“寒酸”来形容哦!

底矮的干打垒土墙房如同上?#22235;?#32426;的晦暗老人,墙体歪斜,背脊弯曲着孤独地蜷缩在重叠起伏?#28966;?#37324;。?#37095;?#26085;子过得太恓惶,没人愿意上?#29275;?#24378;烈的自卑感?#25346;?#24471;自己也不好意思邀请邻居到家里坐坐。

现在好了,有了扶贫干部帮扶,李大年骤然觉得自?#27827;?#20102;?#21487;?#33324;硬气,日子过红火了再面对乡邻时,腰杆子也能挺得直。

“多亏党和政府惠民政策呀!听帮扶干部说,咱也得活出个尊严哩!?#34180;?#21457;年老汉抻抻了衣襟,努力挺了下因为岁月浸蚀,显得单薄琐憔的驼背。

“我的帮扶干部是谁你知道啵?”

老汉扭过头望着邻居,一脸自豪地问道。

“姓刘,刘强,县公安局的,专门抓坏?#35828;?#35686;察。”

李大年将扛在肩上的锄把换了下位置,挺了下干瘪的胸膛。好像只有这样才无损“人民公安”高大伟岸形象。

“刘同志曾对我说?#30333;魅?#19968;定要活出尊严来,要用自己的双手,通过?#25237;?#25552;高生活质量……“

“啥子叫生活质量,我搞不明白,但人家这是在真心帮助我改变窘困现况我是晓得的……”

这几年国家政策好,随着青壮年劳力外出打工,?#39654;?#29305;色种植、养殖、产业合作社成立,村民在“致富能手”带动和政策扶持下,经济收入大幅改善,村里楼房如雨后春笋般建起,留守在家的大多是五六十岁的老人。政府号召“致富能手”将疏于耕种的承包地合理流转,既解决了土地撂荒,也大大减轻了留守老人们的劳作强?#21462;!?#27004;上楼下,电?#39057;緇啊闭?#21477;多年前激励着几代?#35828;?#26790;想,如今终于变为现实。轻闲下来的老人们劳作之?#21877;?#23601;爱找三五个老友,谝谝闲?#21834;?#21792;唠?#39029;!?/span>

李大年张口就嘣出一些连他自己都整不明白的新?#34432;?#20799;,没事就扯着驴噪子哼小曲儿的这些变化,一时在村里?#25296;?#30340;成了“新鲜事儿”了。好奇的祥树老汉决定到这个曾远近闻名的邋遢李老蔫家看个究竟。

“公安局?你老狗日的不怕人家公安同志来察你当年偷看人家寡妇洗澡的事儿啊!”村里老人?#20004;?#20173;习惯性地把民警称作“公安?#34180;?#31077;树嬉笑着调侃发年老汉当年的荒唐事儿。

“哪能哩!?#33034;?#21435;多少年了提这事干啥?#34180;?#26446;大年红着脸回避这尴?#20301;?#39064;。

“说实话,?#32972;?#21016;干部来家,我心里也直打颤?#29275;?#24403;他们说?#21069;?#25105;?#36139;?#20135;业、摆脱贫困时,?#19968;?#35748;为是城里人来和咱泥腿子?#22909;?#23376;哩……”

“哈…哈…哈…人家大老远跑山旮旯来和你?#22909;?#23376;?#38752;?#20320;狗日的想得出来……!”

“呵呵可不是嘛!”大年老汉顺下扛在肩膀上的锄头讪讪地陪着傻乐。

“这次真不一样?#29275;?#21069;几年也有干部来过,可大多是走走过埸,问问情况照照像,走马灯?#39057;?#21069;后来过好几波,打个照面就走了,连貌像都记不清。”

大年老汉将手中的锄头在地上跺了跺,杵着锄头把感触颇深地对比?#29275;骸?#36825;次上头派来的干部几乎是每个月都要来一两趟,而且?#30475;?#26469;都带着米面粮?#34581;?#30340;,听说这些都是干部们掏腰包,花自已工资给咱买的呀!?#34180;?#30495;的吗??#24708;慊共?#26159;交上狗屎运!“

祥树老汉听着李大年不绝口地称赞,说话语气不觉间已改变了轻佻的调侃,不无羡慕地插?#21834;?/span>

“可不是!…”大年老汉也细微地品出了邻居说话语气中透出对自已不同于以往地变化。

“老哥,你知?#37070;?#23376;?#23567;?#24863;恩”吗?上次刘干部和我聊天时说‘要感恩国家,感恩共产党’是不是说以后富裕了,要赶着牛啊羊啥的去感谢国家、感谢政府呀?”

突如其来嘣出来的“新?#34432;?#20799;”把祥树老汉也搞懵怔了,“不会吧!这话的大概意思是让咱富裕后的农民不忘国家恩,牢?#21069;?#25206;情吧……

闲谝着不觉间已经到了大年老汉道埸院子。?#37095;?#20146;戚邻居们不都不愿来他家,是因为这个老单身汉家太邋遢了,映象中院子里脏衣烂鞋乱丢,?#30828;?#37326;蔓遍地。屋里经常是垃圾遍地,脏兮兮的桌子上凌乱地摆放着上顿没洗的碗筷,几把缺腿的椅子歪七扭?#35828;?#26012;躺……汗酸臭鞋味熏人,进屋后连插脚的地方也没有,谁也不愿多留……

这次到让人耳目一新,?#37095;?#22353;凹不平污水横溢的院子干净整?#21877;?#22320;上的?#30828;蕁?#30772;旧家什全都整理得清清爽爽,连锁着的柴门上长年?#21050;?#24050;积存寸余厚的旧年画、对联痕迹,也都清洗得干干净净,门板上的木纹也请晰可见。

“可以呀大年,你这老?#19968;?#35753;人?#25991;?#30456;见了,咋啦?是不是?#35835;頌一?#24515;呀?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嘛!”祥树老?#27827;?#34935;的夸赞道。

“哪里哟!快60的人了范个啥子?#19968;?#24515;?#29275;?#19978;次刘干部第一次来走?#33579;?#30475;到家中的状况,像数落小孩一样,说我对生活态度不认真,懒散得连最起码的家庭?#37070;?#37117;不讲究…嗨!丢人啊!!”

老汉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羞愧得连连摇头,?#26263;?#26102;刘干部和一块来的同事,帮我把院子坑凹填平,?#30828;?#28165;除,看,?#22303;?#37027;里.”

李大年抬手指着房门楹框,“也都清洗了一遍,刘干部对和他一起干活的同事说什么“扶贫?#30830;?#24535;,只有让帮扶对象竖立起积极向上的生活信心,扭转他们的惰性习惯和?#21462;?#38752;、要地依赖思想。再通过政策倾斜,和切合实际的产?#34507;?#25206;,才能使他们从根本上摆脱贫困现状……嗨,这一大堆道理他不说,哪个搞得明白哦!”

老汉将手中的锄头靠在墙上,摸索着从衣兜里掏出钥匙打开大?#29275;?#28909;情地寒暄道:“莫闲寒酸,将就着坐吧!”

屋里虽然谈不上窗明几亮,到也整洁干净,与之前的邋遢杂乱有着天?#20048;?#21035;。李大年在靠墙摆放柴桌上电视机顶?#22235;?#20986;摇控器,双手捏着摁了一下开关,返身去里屋拎出两?#38752;?#27849;水,“这些年活得没个人样,亲戚邻居都不愿上?#29275;?#21992;,丢了先人哩,一个人也没烧开水,你先喝口这个吧!”老汉热情地递过水瓶。

“今天是个好日子……千金的光阴不能?#21462;?#30005;视里传出欢快地旋律。

“大年,千万别这样客气,这电视机是刚买的吧!花了多少钱啊?”看着邻居家中短时间发生如此大地变化,祥树老汉好奇地问道。

“就我这光景,哪买得取电视哟!”

提起电视机李大年两眼又放出?#32769;?#30340;光芒。站起身?#30828;?#26700;上拿起干净毛巾,爱惜地擦拭着电视银屏:“那天刘公安临走时问?#19968;?#32570;啥子,我也就随口说了句,一个人太寂寞,如果有台电视机就好了。谁承想,细心地刘干部再来我家时就给搬来这个,25英寸哩!能看故事能听歌,不怕你笑话,我都跟着学会唱好几首歌儿呐..!”

老汉陡然想起自己?#37027;?#36208;板嗓音,肯定招乡亲们见笑了,一种多年没有地羞色泛上脸颊,微张着因为豁了牙而显得干瘪的嘴巴,满是皱?#39057;?#33080;上溢出幸福灿烂地笑容。

?#21834;?#20170;天是个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20581;?#30005;视里欢快优美的旋?#21892;?#20986;农家小院,回荡在山村的每条沟沟岔岔!

( 责任编辑: )
分享到: 收藏
相关信息
【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1、?#33046;?#32593;注明“来源:郧西在线?#34180;ⅰ?#26469;源:郧西周刊”或“来源:郧西在线论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郧西县对外宣传办公室,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27573;?#20869;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33046;?#32593;注明“来源:XXX(非郧西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24247;?#22312;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25237;?#20854;真实?#24895;?#36131;。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23567;?#30005;话:0719—6229206 0719-6230927

热图推荐

数字报

更多>
幸运农场可以网上玩吗
四场进球彩投注 中超竞猜app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澳洲幸运10怎么玩 德州扑克选选802com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带连线 买辽宁11选5用什么软件下载东西 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本人玩北京pk10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号码 777七乐彩走势图 七乐彩 怎么破解加拿大快乐8 彩经曾道人